結束昨天芝加哥一日''文化知性''之旅,今天中午在用過異國午餐之後,我們搭乘火車前往另一座城市,Beloit 。這不是我第一次在美國搭火車。記得上次從San Francisco前往Stanford,也是搭乘火車,窗外呼嘯而過的是一片一片的草地、陽光、沙漠;不過這次窗外的景象大不同。這次從灰濛濛的天幕到白雪靄靄的景象,在火車上的一個半小時全都呈現在眼前,讓我感覺到十分新鮮。由於昨晚真的太晚睡,在車上仍然睡意不斷,中午搭車時,猶然記得太陽撒下的溫暖;到了Beloit附近Harvard的火車站時,雖然才下午五點多左右,卻已經一片漆黑,好像來到邊陲地帶般,和芝加哥郊區一樣的蕭條。我們抵達的地方是Beloit大學城,這裡有點荒涼,但是Galen, MaryKashaAnders見到久未碰面的老友,顯得格外興奮。


用過晚
餐牛肉Burritos之後,(五塊錢的Burritos,超大,我只吃了一半,另一半成為我隔天的早餐)一夥人前往大學附近唯一的bar小酌。原本大夥兒打算圍成一個圈;但是,Galen偷偷向我們提出"kichen理論"(如果大家成了大圓圈,講話似乎就是對著大夥兒說,而不能暢所欲言;反之,如果在一個像廚房般大小的場合,任何人都可以沒有壓力的發言)之後,將Sam拉過來我們這桌,破壞了大圓圈---奏效了,大家更多話了...大家自在的討論各自有興趣的事! 頭腦真不錯  呵~
KJ之前告訴我的,他們在歐洲,很容易認出美國人,因為他們說話方式很誇張,很大聲;我覺得很有趣,因為在酒酣耳熱之際,KJ變得很多話,就像他之前告訴我的美國人一樣,我想他真的挺醉的。不過我真的蠻遜的,不勝酒力(真的是缺乏鍛鍊,這應該怪誰呢? 爸爸不讓我喝酒? 還是自己沒有偷偷練?  呵),我喝了點就停止了,並不是因為我神智不清,而是喝了酒感覺肚子不是很舒服就是了。

結束BAR的行程,PARTY情緒不減的大夥兒,繼續前往我們今天要落腳的"The Blue House"(他們取的名字)。 音樂一下,大夥兒在屋裡又唱又跳,瘋了一會兒,還是不的睡魔摧殘,一小時便草草結束。

坐在沙發上的他們,討論摩門教義的怪異行為,還有要離開PARTY卻在門口大談政治,而KJ加入他們的討論,我覺得挺有趣的;因為他們兩美國人,就像在台灣一樣,酒入五臟,高談闊論,而也許KJ這個局外人能有更好的意見跟想法。不過他們沒有像嘉義老翁,不對盤而殺了對方。呵...我想,我是這間屋子裡最清醒的吧...ha

晚上,我睡在The Blue House的沙發,他們的貓"Fatty"竟然睡在我腳邊,讓我不敢翻身,真的很敢ㄟ!呵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wain 的頭像
twain

~** 小眼睛也能看世界 **~

tw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